陈宝国陈月末:戏外父子相敬如宾,戏内爷俩称兄道弟

来源:www.beiwokandianying.com小编:被窝电影网小编更新:2019-09-26

原标题:陈宝国陈月末:戏外父子相敬如宾,戏内爷俩称兄

《老酒馆》自播出以来,引发观剧热潮。剧中酒馆陈掌柜的扮演者陈宝国用精湛的演技诠释了民族大义。在老酒馆里的酒客当中,有一个特殊的角色,那就是金小手。

这个角色是陈宝国的儿子陈月末出演的。可以说,陈宝国与陈月末父子俩在剧中饰演兄弟,这对父子档上演的明争暗斗,精彩连连。陈月末和老爹的对手戏,有许多看点,也有许多泪点……

金小手接近陈掌柜的目的是金沙,他乔装打扮,在店铺里玩起了自导自演的三场戏。三进老酒馆,次次都入了陈掌柜的心。第一次金小手素面朝天,身着布衣,乔装打扮下,来到老酒馆就说起了小金手的秘闻。他在老酒馆里讲起来小金手的事,那可是眉飞色舞、兴高采烈、头头是道,嘴皮子溜得不行,能和杜先生媲美。

正说到兴起的时候,裤子突然着火了。第二次他再来,在酒馆里大放厥词直和金小手叫板,结果舌头被银针扎流血了。陈掌柜向门外望去,只见一个女人一晃而过。

金小手开始偷陈掌柜的帽子、鞋子等贴身衣服等,神出鬼没的小金手就这样在陈掌柜身边晃悠,来去无踪。老警察说完金小手再次作案后,让陈掌柜警醒点。金小手这第三次又来老酒馆了,喝了酒、吃了菜,认可金小手的话说起来。 陈月末在处理这些戏的时候,将三个角色都演活了。

第一次和第二次来,是金小手伪装的同一个人,目的是引起陈掌柜的注意。来了生人,陈掌柜过心了,为了和金小手对峙,做了一个陷阱引他上钩。当金小手上当后,特写一封书信给陈掌柜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。就这样陈掌柜和小金手开始正面对决。第三次,微醺的状态的伪装者将金小手那顿夸,也入了陈掌柜的眼。 父子俩第一次对视,是金小手第三次来到老酒馆。

陈月末眼中的迷惑与陈宝贵眼中的探究,成为这场戏中的最出彩的地方。当陈掌柜说:“怕您舌头疼”的时候,陈月末上半身往右一趔趄,将角色当时害怕和吃惊的地方都演了出来。陈掌柜低下身,撕掉了他的衣角。其实,他三进三出已经让陈掌柜猜出了他就是金小手。

陈掌柜在酒窖里摆下了“夜宴”等着金小手来面谈。金小手如约而至,先是向陈掌柜鞠躬,拜谢他没有报官。

一炷香的饮酒谈心,让这二个人成为了忘年交。陈月末把金小手从骨子里对陈掌柜的尊被窝看电影重藏在了眼睛里。他看向陈宝国的眼睛里有由衷的信任和感激。陈宝国把陈掌柜对金小手的包容与佩服藏在了言语之间。“兄弟脚下有数”父子对戏,情真意切,戏中兄弟情浓,道义感人。

金小手被捉,有性命之忧。陈掌柜来监狱探望他,和饯别酒。说话点到即止,眼中的泪是依依不舍,心中的情凝结在胸。陈宝国和陈月末在戏中的情感,都隐在了眼神里。陈掌柜本以为金小手会被杀,心中落寞不堪,还特意去了老家安抚金小手的家人。

忽然有一日,金小手来袭。只闻其呼噜声,陈掌柜便知金小手已到。这次见面,陈掌柜说:“你放个屁都能认出来”。小金手彻底服了。

这次谈话,有劫后余生喜悦,也有对未来茫然的担忧。陈宝国眼中的惜别之情和陈月末眼中的崇敬,坐实了这对兄弟的真情厚意。

不打不相识,在明争暗斗里,被陈掌柜的人格魅力所吸引,最后被陈掌柜的宽宏大量以及包容心所折服,于是和老陈称兄道弟。

老酒馆迎来客往,满堂客里,有一个带着目的前来的人。那就是小金手,他是一个侠盗,盗亦有道、劫富济贫是他的宗旨,当他与陈掌柜相识之后,陈掌柜的为人与做派,与为富不仁的人相去甚远。最后,小金手在推杯换盏之间,和陈掌柜成为了心心相惜兄弟。

陈月末被老爹提携,参演多部剧,用自己的演绎,给角色注入生命力。他将金小手的桀骜不驯演活了。在和陈掌柜推杯换盏之间,眼神中隐藏的泪妥妥都是演技。预告显示,金小手会再次回归,成为八路军的他和www.beiwokandianying.com/陈掌柜多年后的重逢既有看点也有泪点。

戏外陈宝国父子相敬如宾,陈宝国在接受采访时说,自己曾经不希望孩子进入演艺圈。但陈月末对演戏的热情和执着,让他改变了初衷。在参加节目的时候,陈宝国多次拍儿子的腿,这种对孩子的疼爱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贴心的举动,让人看到了严父的温情与温暖。

    相关视频
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20